语言 发行
简介:关于民间遗产及其对阿拉伯儿童身份认同形成的作用 纳吉·阿尔-塔巴布
简介:关于民间遗产及其对阿拉伯儿童身份认同形成的作用 纳吉·阿尔-塔巴布
发行 48

 

凯鲁万文学与人文学院(突尼斯)

 

考虑到时间条件,有必要强调指出,保持个性不再意味着自我封闭,因为试图自我封闭的社会注定要消失,而最简单的标志是:今天只会一种语言的人可能会被列入文盲。反之亦然。陷入全球化浪潮而放弃身份的人民可能只会留下痕迹。

社会结构的发展是不可避免的,这种发展通常会导致生活方式的改变和文化价值观的破坏,而世代相传的新问题是,即将变成青年人的儿童肯定期待他们视野中的一切新事物,并且他们通常渴望拥有自己的时间。但是,谁能为他们提供?是不是由遥远的、由已经变得过于近的其他人提供,这种情况更像是有孩子的人,把抚养孩子的任务交给了别人,让他们根据自己的意愿去培养他,当他们长大后,他们的亲生父亲发现,他已经是孩子们的陌生人了呢?还是象有人认为的,解决方案是以有意识的接近,重新阅读旨在识别人类价值和知识内容的、对科学和现代知识的发展有用的民间遗产?

如今,许多著作都毫不犹豫地要求净化遗产中的杂质并加以提炼!这是否意味着前几代人已经接受继承的知识是错误的或有毒的?对于儿童来说,这种立场通常是以要求选择可以巩固自己属于阿拉伯- 伊斯兰文明的骄傲的东西来为自己辩护的。

我们现在所说的被继承的遗产在日常生活中很常见,尽管它是自发的或故意不在书面文本中出现。这意味着,几个世纪以来,高傲的思想未能成功消除或削弱与民间文化有关的一切。但是,从总体上讲,尽管孩子们有一些时间是生活家里或在街头,但他们在学校和教育机构中接受的这些遗产的形象是被歪曲的,因此产生了对身份认知的恐惧,建议把与民间文化遗产有关的内容纳入教学计划的课程中,而实际情况是,公共生活是那些与身份认同的许多方面的活动有关的自然领域。

我们认为,当代身份意味着人民保留自己的遗产,并同时了解他人的遗产,彼此不相损害。证据表明,民间遗产表面上代表了狭隘的地方或国家特色和封闭性,但是当我们观察文化现象,深析文本并比较各国人民的传讲叙述时,会发现,除了每一种文化特有的色彩外,它们在人类核心价值观上是彼此相交的。

可以肯定的是,遗产是一种开放而不是封闭的文化,身份是一只有两只翅膀的鸟,一只翅膀是本地的,另一只是宇宙的,它不能放弃人的方方面面,即世界上大多数儿童,特别是受过教育的儿童,都知道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并了解灰姑娘等故事。功劳首先归于讲故事者,然后是出版者。

除非在成人的帮助下了解不同的对方,否则孩子既不认识自己,也不认识他是谁,因为由于当时他的认知能力有限,他可能不容易感知文化差异。应当指出的是,在各种场合中最坚守传统的是移民。他们是社会上最担心自己的孩子会失去自己的身份的群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他们会在原籍国度过假期,他们要求父母用母语,即阿拉伯语和他们的孩子说话,并向他们介绍各种传统,所有这些都意味着对他方的开放并不是完全采用他方的文化内容,除非在一种情况下,即这些内容具有涉及所有人类的普世性时,它们是统一而不是歧视的一个因素。

我们讨论的领域属于所谓的特殊文化认同文化,但并不意味着它是孤立的文化被孤立的文化。遗产无论是物质遗产还是非物质遗产,以前,每天都在广大公众中使用,并且与人们的关注和各种活动密切相关。因此,根据社会学的观点,这是一种集体的声音,或象征性的资本,即它是文化商品,由于它,在过去,社会的实体受到保护。现在的问题是:这些遗产能否仍然巩固阿拉伯人民的文化自我,以确保他们的孩子和他们在当今世界不断变化和动荡的情况下的免疫力?

我们不正是在一个孩子们发现遥远变成近在而近在变成遥远的时代吗?这个现象,预示着与他们的身份有关的、直到几十年后我们才可能意识到它的真实性的重大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