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 发行
穆罕默德·贾比尔·安萨里博士 在近处..在远方
穆罕默德·贾比尔·安萨里博士 在近处..在远方
发行 49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一些巴林青年寻求出版与当时不同的新文学作品,当时,巴林新闻局出版的月刊《这里是巴林》第一个发表了穆罕默德·阿卜杜勒·马利克和哈拉夫·艾哈迈德·哈拉夫以及我的一些诗歌,当周刊《光明》在1960年代中期出版了已故的马哈穆德·马尔蒂的作品后,更大的出版空间因此打开了。

积极的文学产出需要与之相平行的批评运动,以使其摆脱艾哈迈德·曼奈教授担任评论和导师的每周一次的家庭式会议,就在这个时候,新作家穆罕默德·贾比尔·安萨里出现了,他每周都会发表一系列名为“贾赫资夜谈”的关于新文学作品的评论文章,这些新的文学作品预示着新文学运动的到来。

我记得在1966年12月,我二十一岁的时候,他谈到了我的两首诗,说诞生了一位新的巴林诗人。当我第一次在公共场所遇见他时,向他介绍了自己,他以惊讶的微笑看着我,说:我以为你的年龄应该更大。从那时起,我们之间建立了亲密的友谊并逐渐根深蒂固。

随着这种新文学运动的发展,出现了建立一个文学实体的呼声,例如科威特作家协会,埃及的作家联盟以及其他阿拉伯国家的相应的组织,但是当时在巴林的英国殖民当局反对为一群知识分子建立一个文学实体,当时,安萨里努力克服障碍,与巴林国家当局进行沟通,但巴林当局不同意将这个新实体命名为协会或联盟,最终,巴林已故的伊萨·本·萨勒曼·哈利法发出艾米尔令,以“文学家和作家之家”的名义批准建立这个新的文学实体,使安萨里的努力得到保证和肯定,即一个新的文学实体的出现很重要,它包含了一代人的思想并代表了巴林的现代复兴,他是第一位“文学家和作家之家”的负责人,他提出了表明“文学家和作家之家”创作方法和方向的口号:“文字为人类”

无论是在近处还是在远方,无论是在贝鲁特研究生学习期间和在巴黎,安萨里一直和“文学家和作家之家”保持着密切联系,以分析家,评论家和指导者的身份关注文学运动,在巴林困难时期,由于他的努力,使文学探索运动避免了许多错误。他多次提醒,不要让国内的诗歌运动陷入当时阿拉伯文化中受艺术和政治潮流影响而出现的浮夸之中。我永远不会忘记,七十年代时,有一次,他和我一起穿过巴黎地铁通道,当我对人工修建的蜿蜒曲折的路径表示钦佩时,他提醒我要注意我们所看到的指导工人们完成如此辉煌成果的规划和工程设计。

安萨里不仅是一位谨慎的文学评论家,而且还是一位在处理我们的文明危机时,具有全面观点的纯粹的阿拉伯主义思想家,他的许多著作,都是探讨阿拉伯思想界所能提出的最高水平的问题。

除此之外,他在最敏感和最困难的情况下与我们站在一起,当我和一些专家计划发行这本《民间文化》时,他与我们在一起。在他的支持和指导下,在思想方面扩大了我们的眼界,为我们提出了“从巴林传给世界的民间遗产信函”的表达,自十三年前该杂志按期发表以来,这句话始终伴随着我们。 

穆罕默德·贾比尔·安萨里在我们的文学和思想运动中给我们留下的思想的全面性、他的努力的有效性以及他广泛的关系等财富,不可能用一篇文章或几篇文章来表述。现在巴林文化古迹管理局组织了一次全国性的庆祝活动,以纪念和回顾这位思想家的功绩,我们需要像他一样的旗帜,他们为数众多,活在我们的记忆里。

我们应该关注收集安萨里博士的思想和文化成果,无论是印刷的还是手稿,并对其进行分析和分类,作为我们大学学习的内容以及论坛中讨论的题目,这是一位伟大的阿拉伯思想家所应得到的敬重。

 

 总编:阿里·阿卜杜拉·哈里法